• 武汉软网科技有限公司 2018-03-28
  • 中孟签署网络建设框架协议 2018-03-28
  • 简讯:韩朝在板门店举行高级别会谈 2018-03-28
  • 伊朗与沙特酝酿重启对话 能否重建外交关系引关注 2018-03-28
  • 鎴戞牎鍦ㄥ叏鐪佺浜斿眾澶у鐢熻壓鏈睍婕斾腑鑽h幏浣崇哗 2018-03-28
  • 为塞维利亚欢呼!他们给穆里尼奥上了一课! 2018-03-28
  • 江西千亩废弃矿山变身“花果山” 2018-03-28
  • 搭转子发动机 马自达将推增程式电动车 2018-03-28
  • 债市中级反弹关注市场风险点 东楚网 2018-03-28
  • 轨道交通5号线延长线 江津圣泉寺站至鼎山站线路方案公示 2018-03-28
  • 二三线市场:自主SUV和MPV受追捧 2018-03-28
  • 全县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第七期集中轮训班开班 2018-03-28
  • 长租公寓携手银行撬动房租分期贷款市场 2018-03-28
  • 大陆热帖:中国前线部队放弃新式枪 全部换成它 – 铁血网 2018-03-28
  • 媒体关注|以抽象的名义集结,上海抽象画会春季展亮相 2018-03-28
  •   公告: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!
    手机站:m.www.dfc717.club
    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
    第八十三章 填山倒海若等闲

    丛林依然阴翳,依然昏暗,只有偶尔缝隙中才能透出一点阳光。

    距离陈长青从火龙山脉飞出,已过去了三日。

    陈长青的身体慢慢缩小,缩小到了一丈大小,而且还在继续缩小下去。

    炼化火龙身躯,可谓让陈长青一口吃成一个胖子,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,满身肌肉。

    身体稍微一用力,便会膨胀,肌肉乱串,恐怖到了极点。

    好在身体一点点恢复,要不然陈长青出了荒兽世界还真不知道怎么交代。

    三日里,陈长青催动荒骨,让身体不断凝练。

    而观察火龙山脉变化的任务,则交给了婴猴魔。

    进火湖的时候,陈长青因为害怕婴猴魔承受不住,就把它收进宠物袋。

    连带着一应乾坤袋也一并收到了树叶空间中,以防被火湖的温度烧坏。

    黄金树叶的真器根子还在,岩浆根本动摇不了它分毫。

    婴猴魔则是憋坏了,陈长青让它去观察正和它心意。

    陈长青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《食灵百纳天君恶仙法》。

    这部法门大大提升了他的实力,至于血脉和元力修炼,陈长青先放到了一边。

    下一次进入类似荒兽世界这样的地方还不知道要到什么之后,陈长青自然分得出轻重缓急。

    而且狻猊说的话也给他提了醒,陈长青要深入研究一下,弄清楚这法门究竟指向什么。

    《恶仙法》陈长青只不过参悟除了皮毛,只能简单的应有小钵。

    至于使用小钵念念有词的咒语仅仅是一知半解。

    太阳下山。

    婴猴魔通过木灵种子向陈长青报告了火龙山脉的变化。

    陈长青并未让婴猴魔深入,只在千里火山范围内观察就行。

    可惜只有风吹草动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  婴猴魔这三天撒欢了,没有陈长青的束缚,它开始祸害荒兽。

    火龙山脉千里之内的大部分荒兽都得到了一两滴火龙血液,更有甚者如火狮子一样得到类似龙爪之物,从此走上蜕变道路。

    跟着陈长青的这一段时间,婴猴魔吃了很多带有上古血脉的荒兽头颅,一身实力不容小觑。

    经过这几日杀伐,隐隐又要迎来蜕变。

    陈长青查看完婴猴魔传来的消息,他有些怀疑狻猊死之前说的话真假,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狻猊最后不像撒谎。

    而且若是不弄清楚这一次可能得罪的是谁,陈长青心里也不舒服。

    所以他还要等一等。

    陈长青和哼哼猪的交流多了起来,不像之前陌生。

    哼哼猪第三次问出同一问题,“你为什么直接杀了狻猊,难道它说的话你就没有怀疑么?”

    陈长青还在捧着小钵,不断推敲法门符文,闻言终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。

    很难想象这只好奇的猪竟然是器灵。

    它几乎有着一切猪的特点,好吃懒做,撒泼卖乖......

    这几日陈长青逐渐和它熟悉,这只小猪,已经不止多少次哀求他去打猎。

    黄金鳄鱼,玉狮子,丛林巨蟒,闪电貂,白玉穿山甲.....陈长青手中沾染了无数荒兽的鲜血。

    而这些荒兽全部进了哼哼猪的肚皮。

    据陈长青所知,这只猪完全不需要进食。

    陈长青也选择过拒绝,结果自然是小猪直接将小钵上的符文抹去。

    诡异的是,它抹去,陈长青竟然很难回想起来。

    陈长青一开始还以为是小猪对他神魂动了手脚,之后,他才发现,原来这小钵上的法门从一开始就不能记录,也无法记住。

    最后,陈长青不得不臣服与这只小猪的‘淫威’。

    看着小钵上的符文再一次变得模糊,陈长青知道必须回答这只‘傲娇猪’了。

    他道,“我身体里也有血脉传承,而且还是顶级传承,所以我知道血脉传承究竟是怎么回事,它就是告诉你;未来你会很厉害。但现在依然只是一颗白菜,狻猊说的话,我相信从它的角度来看是真的,也是对的。但仅仅是它的角度?!?

    “就凭借这个你就直接杀了它,也许你还可以收为己用?!敝聿唤?。

    陈长青赞许点了点头,道“我也想过,但是再一考虑我没有驭使它的手段,与其留下一只不明因子,倒不如直接杀了炼化,还能增加实力。而且你想一下,狻猊最大的作用已经发挥了,它告诉了我晶盘其实是一件法宝,火龙之死不简单,水麒麟后面还有人,死得其所?!?

    小猪被陈长青的回答噎了一下,问道“就这些么?”

    陈长青瞟了小猪一眼,想了想道“其实最重要一点还是它对我属于‘荒’道的判定,我记得你说过,这小钵是‘仙’之本源所化。一边是一直还未纯血的自以为是的狻猊,一边是传承不知多少年的真器器灵,我自然知道应该相信谁?!?

    这马屁拍的小猪猝不及防,有些羞涩道,“你这想法是正确的,等到你真正得百纳天君钵的认可,就会知道自己走在什么样的路上?!?

    闻言,陈长青若有所思。

    和傲娇猪交流一下,顺道问了许多关于小钵的问题,陈长青觉得还不错。

    轰!

    陈长青眼皮一跳,远天似乎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吼叫,那声音震撼山峦,丛林中无数荒兽为之奔腾,似乎在躲避灾祸。

    陈长青一跃到了古树之巅,就见远方传来一阵阵轰鸣,陈长青想到了什么,立刻通过婴猴魔的视野望去。

    瞬间陈长青的只感觉心神一阵浮动。

    一只恐怖的巨兽浮在天空之上,它堪比山峦,仅仅只是通过婴猴魔的视野,陈长青就能真切感觉到那只荒兽的恐怖。

    它全身如同璀璨的宝石,在夜空下散发出妖艳的光芒,这只荒兽很愤怒,似乎它的耐心被完全磨灭了,只有无尽的怒火。

    它时而怒吼,时而踏地,每一次总有涛涛流水出现。

    一跺脚,那万丈火山猛爆发,万顷火湖刚一沸腾,就被无穷无尽的水流浇下,发出滚滚浓烟。

    古老的水麒麟一步十里,时不时发出恐怖怒吼。

    每迈出一步必然有一座火山被它踏平,滚滚岩浆在无尽流水中变作岩石。

    顷刻间,火龙山脉变作一片诡异洼地,无尽江水滔滔。

    火龙遗泽扩散的千里赤地,暴涨的火元力似乎被天河之水浇灭,滚滚洪水肆虐,万里之内荒兽皆是惶恐不安,生怕那种恐怖降临。